当前位置:首页 » 岁月无声 » 本页

钢舞鹰城 In 岁月无声  @2009-05-24

城北有山,顶平而阔,好似用宝剑把山顶削去了一般,故得名平顶山,城取山名,亦名平顶山。

拾阶而上,城市在你身后慢慢的变大,楼群慢慢的变小,攀到山顶心中默数350级,整座城市尽收眼底。平顶山的空气不很好,登顶而望一片朦胧,几座楼尖凸起在尘雾之中,城市轮廓隐隐而现。平顶山市不大,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很悠闲,傍晚饭后绿荫之下湛河两旁,两两成群的人们闲庭信步,或拉拉家常或溜溜小狗打打羽毛球,很少见行色匆匆之人。晚饭即到,在路边寻得一小摊,一张大饼两元,老板让与三分之二,取钱一元,只因最后一勺面粉,老板原打算留给自己。一碗猫耳朵一瓶啤酒,原本以为是老家那种用面在筚子上撮一下,成小卷的那种面疙瘩,上来后竟是一碗馄饨,老家那种猫耳朵好多年没吃到了。在平顶山喝不到外地的啤酒,本地产品一统江湖,高价低质,没有竞争这样的孩子永远长不大。

一路向南,不消一个时辰就来到我国唯一一个因业得名的城市-舞钢。舞钢原属舞阳,七十年代国家在此建立钢铁厂的时候,被划归为平顶山的一个辖区,再于1990年撤区设立为县级市。舞钢基本上就是一条街道,两路公交。刚入平顶山的时候就可以看到立在路边的大牌子:舞钢山水,秀甲中原。其中以石漫滩水库景区为最,听说还有水幕电影,不过此次不是来游山玩水的,只在水库边吹了吹风。

来的时候麦苗还有点泛青,再返回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收割完的块块空地了,这只一宿之隔。看着路上匆匆而过的收割机队伍,想起小时候戴个草帽拿把镰刀收麦的情景,大人们一次一大把,我一次只能割几根,割好的麦要交叉着放成一堆方便扎捆,或用肩挑或用车拉,堆到麦场晒晒就要用拖拉机拖着石碾一圈圈的把麦粒碾出来,最后就是把麦秆堆成蘑菇形,冬天的时候这些麦秆就是牛儿们的食料。麦粒晒干以后拉回家,交完公粮再出售一些,余下的就是以后的口粮了。

还是自己的窝睡的舒服

标签» , ,   评论» 6枚


已经有 6 枚评论. 发表 »

我说两句 »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