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岁月无声 » 本页

冰冻二十天 In 岁月无声  @2010-03-12

到哈尔滨时已快晚上八点了,第一次置身于零下10多度的常温之下,被冰棍的滋味真不好受。在哈市做了三小时冰棍又上了北去的火车,哐当哐当一晚上,饭都没吃上一口就奔到厂里,七拐八拐的来到教室,人还真不少。板凳托住屁股,培训正式开始。

佳木斯,中国最东边的城市,也是太阳最早落下的城市,来这第一天就体会到了,四点半刚过太阳连个毛都看不见,家家户户亮光四射,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四点的落日。来之前就做了充分的准备,不过走在路灯下的街道上还是感到寒气侵人,感觉那风直往你骨头里钻,虽然我已经把平时很少穿的重装备都武装到身上:帽子、围脖、手套、棉鞋、羽绒服,还特异买了双棉袜,但回到住所脸蛋和鼻子还是止不住的一阵阵麻。

来佳木斯第十天的时候我开始强烈的思念老家的饭菜,我们五个人把旅馆周围开业的饭店吃了个边,没有一家能让我们顺口顺心的一筷子吃到底,家乡的刀削面、郑州的烩面真叫我馋的慌。东北产米,不做盖浇饭,黑土地长小麦,吃不到手擀面,中国八大菜系大概就有八部食腹。老外走哪都吃一个口味的开封菜,中国人出门在外都得带上家乡的特产,我每次回家都会带点面豆。

戴眼镜在东北可是一大麻烦,一回到屋里眼镜上就像是被纸糊住了。佳木斯可真是冷,不过本地人不比我们穿的多,尤其是那些祖国的花朵们,穿的孤孤单单还敞衣露怀,和他们一比我们堪称北极熊了。在东北的一大好处就是卖冰棍可以摆在门口,不插电冰糕汇。大概就是因为冷的缘故,街口的小报亭都关门了,四周被挂上了广告牌,想买份报纸那还得跑到市中心,我好不容易在新玛特对面的邮政大楼找到报纸有卖,还是延时收货,《南周》周四发行佳木斯周六才能买的到。佳木斯还有一大好处就是夏天用不着空调,我呆了这么些日子只发现三户人家窗外撂着空调机,这可是个避暑胜地啊,得个空还能跑边境上看看俄罗斯妞。

佳木斯位于三江平原,松花江穿城而过,一提松花江就想到松花蛋,是不是老母鸡在松花江上下的蛋就叫松花蛋,呵~

周日休息半天,其他人都呆在屋里睡觉打牌,我傻呵呵的跑到松花江上去溜达,松花江上的风真叫人受不了,远不如我们中条山的风那么招人待见,走在冰面上,风刮在脸上像针扎似的,我还是坚持沿冰雪大世界走了一圈,进去里面是要掏钱的,很想进里面去上上冰做的厕所,但20块的入厕费还是小贵了些,就隔着围栏拍了几张女厕的照片,据说厕所围墙就地取材于松花江,还有大世界的围墙也都是用雪压出来的,一开春可真是一翁春水向东流啊。

学的好不好,成绩见分晓。一顿考试过后我们就要撤退了,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一男一女还来了点小插曲,先是没有身份证被平平安安带走,半夜又弄的墙砰砰乱响,我们打牌都没打好,出门在外真是苦啊,吃不好睡不好精神还被额外刺激,淡定淡定。

回郑好多天,我在早上起床的时候还会想起那首《爱情买卖》。一哥们用这首歌作为起床闹铃,6点50开始闹,5分钟一响,三次响铃后我们没一个人起床,最NB的是那哥们睡的比我们还好,一点反应都没有,手机离他还最近,我们多么希望他能随手那么一摁让我们多和被窝温存一小会,外面可是零下20多度。

二十天的培训结束了,这20天里喝的酒比我以前20年喝的还要多,在去车站的路上一兄弟还跌了一跤,算是留个响吧。以后有机会再来佳木斯,不过一定要夏天去。

这个是男厕

标签» , ,   评论» 5枚


已经有 5 枚评论. 发表 »

我说两句 »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