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岁月无声 » 本页

因一颗白菜,我被严打了 In 岁月无声  @2008-12-02

日出又日落,年关又来到!

春节是中国人一年当中最重要的节日,临近腊月大家都已经开始思乡,年底回家过个好年,小偷也不例外也想过个好年,于是乎年底就成了平平安安们最忙碌的日子,这不昨天晚上陈寨街上五步一岗、三步一梢,警灯闪耀,一年一度的年关严打拉开了帷幕。

还有十分钟就七点了,晚饭时间到,准备去买棵大白菜回来醋溜。
什么?买肉没?
肉?
危机当前我都想从自个身上划拉两刀下来,去菜市场摆摊。有白饭吃就不错了!

离小菜摊还有300厘米的时候我才发现路口那一排的大檐帽,穿过平平安安走向菜摊的时候一切如常,警察同志真是慧眼啊,一看我就是个好人,哈哈。

一棵白菜一块八,够我吃两顿的了,当我又一次将要与平平安安擦肩而过的时候,我被拦了下来:“身份证呢?拿来我看一下”。真够点背的平时上街都带着,这次 买菜只带了五块钱,连手机都没带。我只好给警察同志解释,我在马路对面住我马上回去拿来。“不行,没有证件只能进不能出”。NND要是我进来的时候查我返 回去拿就是了,现在连家都不能回我怎么给你出示证件。没办法,被保安同志带到了陈寨的最高行政中心:村委会!

来了一年多了,第一次走进县衙还是蛮激动的,那是相当的激动啊,门口有人站岗,大堂上一排六七个笔记本,县衙小院中现场办公,说是小院,划个标准的足球场 是没问题的。还有抗摄像机的,举照相机的,真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彩旗招展。先在一个小册子上登记,然后再到笔记本旁去核实,心里美滋滋的,人们的公仆 嘛,为保一方百姓的平安,咱得配合工作,心想登记核实一下就可以醋溜大白菜了。

还没有得到结果,我和我的大白菜就被一位大叔指挥到一个用黄线围起来的一百平米见方的小圈子里,外围还有保安站岗,里面已经大约有十来个人了,都是出来没 带身份证的。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有人过来处理我们,时不时的又圈进来几个,有个哥们等不及了,挑开黄线就想出去,结果被保安一把拽了回来:你还想跑!差点干 起仗来。我靠,这简直就是划地为牢啊,明显把我们当犯人看管。闪光灯咔嚓咔嚓的响,当然是在记录我们对面正在辛勤工作的人民公仆,没人注意到这个小风波。

这时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物走过来对我们喊话:”你们不要急,我们正在核对信息,很快就好,一会还要核对指纹,大家要配合我们的工作”
动真格的了,我的指纹不知道上网没。
“啥时候能完啊,我是第二个进来的,咋还不让我出去?”
“我是附近学校的学生,学生证管用不?啥时候能好,晚了就回不去学校了”
“就是啊啥时候能好,我还要去上班,迟到了要扣钱啊”
大家都很焦急,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居民身份证法明确规定要随时携带身份证,你们以后要注意,也请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也在抓紧,不会耽误大家很长时间的……”一听就是领导,不过你们这样算不算非法拘禁?我想应该不算。

迟迟不见有什么动静,圈里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些人打电话求援,有些人摆弄起手机,有些人扎堆聊天,还有一哥们往家里打电话:不用等我了,你们先吃吧,我估 计回家到十二点了,准备持久战了。更有甚者,也可能实在是没办法了,就在小院中的配电箱后面嘘嘘起来,搞笑的是保安还为那些找不到厕所的指路,哈哈,在县 衙内嘘嘘,暴力啊!

善良的人们在快到九点的时候又等到一领导拿大喇叭过来喊话,不过吼什么没听见,喇叭好像坏掉了声音很小,顷刻一百多号人迅速的排成方队,原来是要放我们回 去了,心想这么多人还要严指纹还真得到十二点了。领导喊完话,抬起警戒线:你们可以走了。开闸放水,就像泻洪一样,人们快速的走向门口,我也抱着我的大白 菜离开县衙,感觉被耍了一样,醋溜大白菜也吃不成了。

一场闹剧,一场表演,一幕悲剧。我就这样被严打了一回。

  评论» 抢沙发


我说两句 »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