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岁月无声 » 本页

阶梯教室 In 岁月无声  @2010-04-04

阶梯教室!好多年没有听到过了,甚至于看见了台阶上的课桌我都想不起来这应该叫作阶梯教室。当我从同学口中再次听到这个词语时,心头微微一紧。

时间真是如沙子一般,不知不觉的就从指缝中溜走,流水般的带走曾经的学生时代。想想上一次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三年了,城市还是这个城市,而曾经的拥有只留下那一段段如烟的回忆。

大一那尘土漫天飞的足球场、教学楼后面一排的乒乓球台、123号宿舍1至6号舍员、我那台山寨的CD机、还有那间面包房的鸡蛋灌饼。那一年我们是在租来的校区上课,打开水要凭水票,上学校机房要买机票,吃饭要有饭卡。准时上课每晚自习,一个标准的好学生。有一次在去打饭的路上听前面一女生唱红日,唱的真好听,比李克勤的原唱都好。花5块钱买过一个QQ;在小店里挑4块一张的CD;好几个晚上通宵上网来整我的网易免费空间;通过一些小手段来查看周围PLMM的QQ号,业余时间大部分都交给了足球。大二大三又多了一项益智活动打扑克,玩的最多的是小双教给我们的信阳玩法挤黑五,后来打扑克又被我们起了个非常NB的名字——停电,因为停电以后我们就只能打扑克了。

就这样过了一年,我们撤回了本部,可是住的地方还是在校外。梦点网吧常常是宾朋满座,中午下学地理研究所门口的盒饭顺便就帮我们解决了温饱,还有国平经常光顾的继续米皮店。
大三又到了一片不毛之地——新校区,光突突一片。曾因为学校没及时给宿舍安装电话,熄灯后就把脸盆敲的砰砰响,大部分宿舍一起发出洗脸盆被打的声音,还夹杂有酒瓶落地那清脆的梆梆声,效果真是棒,没几天电话就通到了宿舍。两次的全校大停电,让我们赶了两次庙会,东门外的街上人头窜动比现在的招聘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学生时代是不能少了游戏的,CS、魔兽,红警已经很少玩了,国平的八口集线器经常是插满了水晶头,还试着做私服。现在大家最牵挂的是小刚那个西安后生,杰伦周的铁杆粉丝,毕业时喝多了,搬个板凳当宝马骑,躺在马路中央唱着张震岳的再见,毕业以后真的再也没有见过,拜仁粉丝亲自去找只挖出点蛛丝马迹,人去楼空不知道那后生现在娶了几房了。

在离校的最后几天认识了你,上天赐给我的特殊礼物,可我把你给弄丢了,如果算到现在已快四年了,回忆的珍贵也许就在于他的不可复制性,昨日不可重现,只能作为回忆。

同学中有个已经做了妈妈,两个准爸爸。那美好的学生时代,一群找路的人。


一排排课桌就是一张张青春的纪念册

标签» , ,   评论» 3枚


已经有 3 枚评论. 发表 »

我说两句 »

Ctrl+Enter